在線咨詢

高校艾滋病檢測盒每天被拿光 回收不足兩成

采編:李鑫 來源: 瀏覽次數:50 網友評論 0

字體:特大 
 
 

在中國傳媒大學衛生間內安放的艾滋病檢測盒,并附有詳細的使用說明

日前,中國傳媒大學校醫院與朝陽區疾控合作,獲得200盒免費匿名的艾滋病檢測盒。院方每天在校醫院一層男、女廁所安放近10盒檢測盒,檢測者將檢測試劑寄到佑安醫院,在網上查詢結果即可。不到一周,校醫院已發放出近25盒檢測盒,佑安醫院僅收到4份檢測試劑,檢測結果均為陰性,即未感染。專家表示,在高校中設置HIV快檢,能幫助患者早發現,早服藥,對感染者極為有利。

現場

校醫院廁所內安放艾滋病檢測盒

11月9日,中國傳媒大學前黨委書記田維義在微博里發消息稱,學校校醫院和朝陽疾控合作,在校醫院一層的男、女廁所里安放了免費匿名的艾滋病檢測盒。

日前,北京青年報來到中傳校醫院進行探訪。在校醫院一層男廁便池的上方,有一個新粘貼的粉色塑料盒,上面放有一盒HTV-1尿液匿名無關聯檢測服務包,監測盒上貼著“公益項目 免費發放”的字樣。在服務包一旁還放著幾張使用說明,紙張正面詳細羅列了使用步驟,背面則標注了艾滋病病毒的傳播途徑等防艾知識。

根據使用說明顯示,檢測者將裝有尿液的試管郵寄給醫院,隨后依據尿液采集木柄條碼在網上查詢結果即可。貼心的是,檢測盒內還有一份填寫好收件人地址的快遞單。該快遞單上的收件人地址為北京佑安醫院,寄件人地址處寫著生產該試劑的公司名字,這對檢測者的信息進行了全方位的保護。

“大家對大學里裝安全套發放機已經不好奇了,但聽到校醫院里放艾滋病檢測包還是覺得挺驚奇的。”該校的一位大三男生說,自己和身邊同學也都認可學校的舉措,這能讓大家正視艾滋病、提高防范意識。在微博上,一位名為“勇ziven”的網友留言稱:“挺好的,這才是人性化設計,而不是在人來人往的地方設個自動販售機,誰都不好意思去拿。過于隱私的就應該設計在隱私的地方,考慮到使用者的心理。”

調查

每日安放的檢測盒都被拿完

校醫院為何選擇在廁所內安放艾滋病檢測盒呢?中傳校醫院相關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院方聽說朝陽區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防制科能免費提供艾滋病檢測盒,學校申請后獲得200盒。“如今,大學生艾滋病高發是件挺嚴峻的事,校醫院想通過此舉讓學生們正視這件事。”

該工作人員介紹,朝陽疾控目前只給了50盒檢測盒,不到一個星期,校醫院已發出25盒。“由于數量有限,我們一般每天在男廁所放5盒,女廁所放2盒,每天都會被學生領完。”工作人員舉例說,早上到男生廁所看還有4盒,到了下午只見2盒。

艾滋病檢測盒這么受學生歡迎,讓校醫院有點驚奇,也想了解是哪些群體在使用,使用率怎么樣。“田書記的微博影響力挺大的,沒準兒別的學校的大學生也愿意坐車過來拿。”這位工作人員說。校醫院目前還在等佑安醫院的反饋,這能說明使用率,也能了解是否感染艾滋病等情況。

“這種檢測方式很好,無論是校內學生還是校外人士使用,能讓檢測者即時發現即時治療就達到了我們的目的。”目前,校醫院還擔憂一件事,“學校現在有的檢測盒非常少,發完就沒了,希望真正有檢測需要的人使用,校醫院以后也會找別的措施。”

不足兩成快檢試劑寄往醫院

記者從佑安醫院獲悉,截至11月17日,醫院收到了4份來自朝陽區的快檢試劑復查快遞。這意味著,傳媒大學已發放出去的近25盒HIV檢測盒,僅有近兩成寄往了醫院進行了真正的檢測。

對此,校醫院工作人員表示,的確擔心有人是出于新奇等原因拿著玩,這樣的話也需考慮接下來的投放頻率和方式。“16日那天,我發現有一份抽了尿樣的測試管就放在校醫院的衛生間窗臺上。不知道取樣的人是如何想的,是他看不懂說明書?”該負責人也表示不解,“第二天我讓同事郵寄了出去。也許拿走的采樣包會陸續寄往醫院。”

據佑安醫院透露,目前接到的4份還未發現陽性樣本,均為陰性,即未感染艾滋病毒。聽到結果后,校醫院工作人員說:“我希望回收率能到100%,陰性率也能到100%,這樣就好了。學校的安全套發放機就在廁所旁,如果學生因此養成正確使用安全套的習慣,那就事半功倍了。”

專家

早期快檢對感染者極為有利

校內設置HIV快速檢測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北京地壇醫院感染一科副主任醫師肖江表示,目前大學生群體中不乏艾滋病感染者。以地壇醫院的感染一科接受的患者為例,大學生群體占到了兩成左右。因此,在高校中設置HIV快檢,幫助患者早發現,早服藥,“這對感染者極為有利”。

從醫學角度來說,HIV的快檢相當于在醫院做的“初篩”。“按照之前我們測試的情況,它的精準度還是很不錯的。”肖江介紹說,艾滋病發病之前有一個潛伏期,潛伏期長短不一,有些潛伏兩三年,有些則長達十年。“比如中青年,性生活相對活躍,因此潛伏期一般較短,也就兩三年,老年的潛伏期相對較長。”肖江說,“對于高校大學生群體來說,如果在潛伏期趁早發現,并及時服藥,可以阻斷病毒的傳染,阻止從潛伏期向發病期過渡。與進入發病期的艾滋病患者相比,潛伏期的艾滋病患者的生活質量也相對較高,可以進行很多正常的行為,減少高危行為的話,壽命也可以得到延長。”這意味著,艾滋病事實上就成為一種“慢性病”,而不是“絕癥”。

但是,HIV檢測試劑的檢測結果不能作為艾滋病診斷的依據。“快檢結果如為陽性,建議患者到醫院的初篩門診進行醫學檢測,該檢測結果將被送往疾控做確證。如果疾控中心的專業檢測結果仍為陽性,將由疾控出具艾滋病確證報告。有了這個報告后,初診的醫生將把患者該信息錄入艾滋病管理系統內,便于患者享受國家相關的免費藥物,并為患者提供相應的治療方案。”

內存

大學生群體艾滋情況受關注

據公開數據顯示,北京市2015年1月至10月新增艾滋病病例3000余例,青年學生感染人數上升較快,近兩年,北京市大學生感染艾滋病每年新增100多例,以同性性行為傳播為主。在大學生艾滋病高發的形式下,不少高校和機構也采取了不同的防艾舉措。

去年12月1日本報A6版刊發《全市唯一高校艾滋檢測室允許匿名》,介紹了當時本市唯一一個高校艾滋檢測室的情況。時隔一年,今年市疾控著手在全市多所高校試點安放艾滋檢測試劑,且更注重檢測者的隱私。

   北京紅十字會志愿服務部一位多年與高校志愿者合作的相關工作人員介紹,也有很多高校多年來持續舉辦防艾活動,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比如中央民族大學有講艾滋病的話劇,北科大有健康文化節,北大今年會舉辦首屆首都高校紅十字會防艾知識定向越野競賽。“這些活動能迅速在高校鋪展開來,讓學生更好地了解預防艾滋病核心知識,對自己、對他人都有益。”

關鍵詞:兩成艾滋病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二維碼掃描
北京pk赛车投注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