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咨詢

網約車司機收入減少流失嚴重 未來黑車或將增多

采編:李鑫 來源: 瀏覽次數:50 網友評論 0

字體:特大 
 
 

10月8日,北京市交通委發布網約車管理細則征求意見稿,要求在京網約車需要京人京車,此外還對車的規格提出具體要求。目前,北京市網約車細則并未出臺。在此政策空檔期階段,前街一號記者調查發現,絕大多數網約車司機都是外地戶籍。在此階段,平臺上已有不少司機流失,不少在職的網約車司機已有轉行打算,甚至亦有網約車司機直言未來或將從事“黑車”營運。

1、網約車司機近期收入銳減

11月9日晚10時許,前街一號記者使用滴滴軟件叫了一輛快車,很快一輛河北牌照的司機接單。軟件上顯示,司機王師傅已經接了1000多單。來自河北張家口的王師傅稱,他原來在老家做廚師,月收入能到六七千元,去年結婚后,為了結束跟妻子的異地生活,他也來到北京工作, “剛開始不知道做點什么,聽他們說開車掙錢多,我正好自己有車,就開滴滴了。”

早上10點多出門,遇到高峰堵車時休息會兒,王師傅夜里經常忙到1、2點才回去。今年春天時,滴滴的生意很好,在王師傅的印象中,好像永遠有訂單,當時月收入一兩萬都很輕易,“當時聽說掙錢多的司機每個月能收入三四萬”,王師傅的聲音高了起來,說起現在的收入,他的眼神暗淡了些,“現在不行了,我現在基本上是五六千了。”

網約車司機收入減少,滴滴司機并不是孤例,其他平臺的網約車司機也有同樣感受。

25歲的陶先生是易到用車的車主,他穿著襯衣西裝,開著一輛京牌的奧迪A6L,穿梭在北京城專職做專車司機。

據陶先生介紹,他原先在三里屯soho做IT,月收入稅后近萬元,后來在朋友的介紹下,他也加入易到用車,開起了網約車。“網約車興盛時,朋友開網約車每個月都有幾萬元收入。”陶先生說,他最開始請假開,一個月也能收入一兩萬元,看著這個生意不錯,他也想做全職,于是就向單位提出停薪留職,但是單位沒答應,他干脆辭了職,“最開始月收入高達二三萬元,除去油費等支出,凈收入也有兩萬多,但最近收入就變少了,現在到手差不多只有一萬多。”

他直言現在生意不好做,“其實我這是豪華型的,現在人叫車少,有時我都降成舒適型的車。”從小在北京長大的陶先生,家庭條件不錯,拋下父母眼中穩定工作轉行做司機的他,到現在都沒有告訴父母他新換了工作。

在網約車司機看來,網約車的紅利期是在2014年到2015年左右。當時不僅訂單多,平臺的各種補貼也很多。以滴滴平臺為例,早晚高峰拉活時有補貼,每個月完成一定數量的訂單后還有補貼,此外還有各種獎項,一位滴滴司機稱,“當時一天拉活有多少,可能補貼就有多少。”滴滴司機的朋友圈中,總流傳一些貸款買車跑滴滴,干一年之后將車錢掙回的故事。在記者打車途中,一位司機聲稱有認識的朋友靠做網約車司機掙了七八十萬,后來在燕郊買房,成為圈子里的傳說。

2、網約車平臺司機大量流失

因收入狀況不佳,加上北京新政網約車政策之嚴苛,網約車平臺上不少司機已經流失。

海淀區西北旺鎮后廠村,位于北五環十多公里開外,是遠近有名的網約車村。自上世紀90年代起,村里聚集著來自重慶市彭水縣的務工人員,這些原先從事搬家工作的人們,在網約車興起的時候,村里有兩三百人都在開網約車。

近期隨著網約車政策,不少人開始放棄這份工作。村中住戶竇先生,來到北京做了十多年的搬家工作,看到身邊的人做滴滴已經掙錢不少,前一段時間狠心花了十幾萬買了一輛suv,還沒怎么開過,卻面臨政策上的變化,很有可能花了錢卻面臨無法開車的窘境,這一切讓竇先生覺得鬧心。

與滴滴、易到只做網約車平臺不同,神州專車中的車輛來自神州租車,神州采取雇傭司機的形式。網約車征求意見稿中對網約車要求較為嚴苛,“5座三廂小客車排氣量不小于2.0L或1.8T、車輛軸距不小于2700毫米;新能源車軸距不小于2650毫米;7座乘用車排氣量不小于2.0L、軸距不小于3000毫米、車長大于5100毫米”,神州方面回應稱,神州專車的車輛均是本地牌照、B級以上的車輛,大部分都是新車,基本符合各地網約車對車輛的要求。

即便車型符合新規,神州平臺仍然無法避免大量司機流失情況。河北保定的楊旭(化名)剛加入神州一個月,他還記得10月15日在神州參加公司培訓時,他們那期總共招了80多個人,十幾天后就有六十多人離開,“現在太難干了,工作時間長,早晚高峰必須上線,乘客的一個差評獎金就沒了。”神州專車司機的薪酬計算是以2500元的底薪加上提成,司機每周需要拉夠3000元,超出部分按照27%的提成計算。楊旭有些無奈,剛開始到北京開車,路況并不熟悉,經常違章,上個月他只拿到4千多的工資,而平均下來,他每天工作在14個小時以上。

3、“感覺整體來說應該90%都是外地人”

新政雖未落地,不少網約車司機感覺平臺也在向新政靠攏。神州徐師傅是哈爾濱人,他回憶現在單量比以前少三分之一,以前每天能很輕松拉到1000元,現在每天能拉到600多,工資也從原來到手的7千多變成現在的4千多,他直言“干得沒有意思”。

周末訂單少,工作日還有一天限號,為了多掙錢,徐師傅選擇最大限度減少休息時間。有次第一天凌晨出來跑活第二天下午他才回去,連續工作了40個小時后,他被公司強行要求停運休息一天,他苦笑了下,“沒辦法,現在單子少,只能多花點時間”,長時間的疲勞駕駛,也有潛在安全隱患,他并不避諱地告訴記者有時開車他幾乎要睡著。

對于車隊里有多少北京人,前街一號記者隨機采訪十多位神州司機,僅有兩人有北京戶籍。這些神州司機表示,一般車隊里30多個人中,僅有2、3個北京人,剩下均為外地人。神州吳師傅表示,這298期學員培訓班中,共有20個人,只有4、5個北京人,“感覺整體來說應該90%都是外地人。”

神州方面表示,目前神州專車有3萬輛左右,司機人數近乎4萬。其中非京籍戶口司機所占比例多少?神州方面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沒有這方面信息透露。網約車新政是否會對其有影響?神州方面表示,北京細則對神州專車的影響很小,只是會增加一些成本。

盡管神州方面稱草案對其影響很小,但一些神州司機表示,他們懷疑公司正在將資源往北京籍司機身上傾斜,“聽說神州會給京籍司機多派單,我們的活也就越來越難干。”此問題未獲神州方面回復。采訪中,多位神州司機透露,神州內部將成立一個北京戶籍的人組成的北京車隊,預計招募司機兩三百人。

對于新政對公司的影響,滴滴方面工作人員表示,交通部等七部委聯合發布的《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于2016年11月1日起施行。在過去各地網約車實施細則征求意見期間,滴滴方面積極與各地主管部門溝通匯報,梳理了具體意見。滴滴表示會進一步與各級主管部門溝通交流,爭取使民眾出行得到最大滿足。

目前,各地陸續頒布了正式實施細則,不少地方的細則在廣納民意的基礎上做了很多修改和完善。在新的政策環境下,滴滴將積極配合有關部門,加強規范管理,提升安全和體驗,用科技持續推動行業變革,為城市智慧交通貢獻力量。

記者聯系上易到用車相關負責人,以了解網約車征求意見稿對其影響和公司未來打算,對方表示暫時不便接受媒體采訪。

影響

黑車或將增多

來自河北的梁先生自今年3月份開始成為神州司機,在此之前,他在香山附近開黑車。當時每天晚上8點到KTV門口拉活,到夜里兩三點忙完回家,一個月收入一兩萬很輕松,這樣的黑車司機生活他已經持續4年。后來因為滴滴網約車的沖擊,價格昂貴、安全性低的黑車市場漸漸萎縮,梁先生笑稱自己的黑車生意是被滴滴“攪黃”的。

梁先生的車是外地牌照,進城有諸多限制,在經過考慮后他選擇成為神州專車司機,現在早上6點多出門,忙上一天,一個月下來他的收入是3000多塊錢,“我是跑的少,同事們的收入在6、7千左右”,他覺得這樣的工作很辛苦。

如果北京落地新政真如征求意見稿中要求,這些網約車司機該何去何從?梁先生對此直言不諱,“如果真的要求有北京戶口,我到時候就回去開黑車。”梁先生表示,再去做黑車司機,是部分網約車司機的想法。

但也有司機表達了對黑車安全性的擔憂,一位原來拉過黑車的司機張先生表示,“黑車安全問題挺多,不光是乘客不安全,我們司機其實也有遇到危險的可能,再選擇黑車,也是我們的無奈之舉”。

   也有一些網約車司機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如果網約車新政要求北京戶口和北京車牌,他們將放棄這個工作,另謀出路。還有一些司機表示,到時肯定會有辦法解決,一位有著北京車的網約車司機表示,“到時候,找個北京人注冊下,問題肯定能解決。”
關鍵詞:黑車司機收入

[錯誤報告] [推薦] [收藏] [打印] [關閉] [返回頂部]

  • 驗證碼:

最新圖片文章

最新文章

×二維碼掃描
北京pk赛车投注官网